• 问政河北
  • 古莲花池
  • 白石山风景区
当前位置: 保定文苑

焦建民|长城脚下是故乡

来源: 保定日报  作者:焦建民
2021-11-29 09:54:13
分享:
咪乐|直播|平台|下载ios二维码 更为重要的是,要真正发挥制度机制的激励约束作用,鼓励基层干部勇于担责、主动作为,并构建科学有效的容错纠错机制,为勇于担当的干部兜底。

  我的家乡在长城脚下,是涞源最偏远的地方。

  在阳光照射的山坡上,散落着一片房舍,这便是我的故乡了。村子前面有一条河,河面不宽,水流却很急,河中布满着许多河卵石。夏日,我常坐在河畔的石头上晒太阳,任那些羊儿在岸边吃草。我常望着村前的那座大山出神,那山很高、很陡,就像是被山神劈开似的,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,河水贴近山根的地方,水都是墨绿色的。山的半腰处有一棵大树,是长在山的裂缝里的,有人说那是棵松树,除了那棵松树,就是些乱树丛或是杂草了。听人说山上有不少名贵的药材,但我却从没见人上去过。后来有人告诉我,说是山的一侧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山去,只是要费些时间,大约要半天时间。

  每天太阳落山时,我会看到一幅奇怪的景象,大山的剪影上可见一条隆起物沿着山脊延伸下去,披着灿灿的阳光,晶亮亮的。我听大人们说过,那是长城。我不知道长城是什么,是何模样,只是呆呆望着,一直等到太阳滑落下去,才赶了羊群匆匆回家去。

 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,时常听到一些关于长城的故事,长城在我的心中越加神秘,也愈加使我神往。那是一个星期天,天气特别晴朗,父母要去姥姥家探望,临行前嘱我要好好放羊,不要到对面的山上去。我点头答应着,然而心中却有几分窃喜,因为我头脑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,就是上山去看看长城。等父母出了村,我赶上羊群,一溜小跑奔向了山的一侧。山这一侧果然平缓了许多,有一条不太明显的小路隐在山荆和杂草里。我一路攀爬上去,小路并不好走,有的地方很险要,路旁就是深渊,那小路就像是挂在悬崖上的一条绳索,我因走惯了山路,加上身体轻巧,连蹦带跳地很快就到了山顶。我出了满身的汗,但心情却非常愉快,就连那群羊也欢快得乱蹦乱跳。抬望天空,一碧万顷,阳光那么明亮、清纯,似乎比在山下大了许多。山上的风很大,我的衣襟被撕扯得啪啪作响。

  我终于看到了长城,然而与我在书上读到的长城还是不太一样。这里的长城不但破败,而且有的地方只剩下一道土坎。令人惊讶的是,这里的长城居然修建在岌岌可危的危崖上,左右都是陡壁,根本无法靠近。我小心地走在那一道土坎上,心里还真有几分害怕。不过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了,这长城虽经多年风雨的剥蚀,还经过战火的摧残,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,却与山融为一体,那么坚实。长城内外长满了山荆、山花和莽莽苍苍的绿草,抬眼望去,层恋叠嶂,那么广阔悠远。苍穹之下,长城匍匐在山脊之上,随千山万壑延伸而去,跃宕起伏,像一条翻卷的飞龙,让人心生激越。那高大的烽火台,有的像威武的勇士,有的像沉睡的巨人,在天地间巍然耸立。我在一座烽火台下停留下来,想爬到上面去看一看,但终未成功,只好钻进去,坐下来向外张望。我的心胸一下子被扩大了,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。正自遐思,突然想起了我的那群羊,然而周围除了山石和杂草,根本没有它们的身影。我站起来大声地呼唤,我的呼喊被山风裹挟着,在山谷里回响。我终于在一条沟壑中发现了它们的身影。原来它们早已吃饱了,正静静地卧在草地上享受着山风的洗礼,好不逍遥。看看天色不早了,我急忙赶着它们回家。

  我的探险行为终于被父母知道了,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。我不敢多问,更不敢申辩,只能任由父亲扯着耳朵拉到院子里罚站,默默地听着父亲的训斥。父亲走进屋去。我呆呆地站在院子里,望着天空飘动的流云,脑海中浮现出长城内外那攫人的美景,那蔚蓝的天空,那明亮的太阳……

  许多年过去了,我考上大学,走出了山沟,对长城有了更多的了解,长城在我的心中分量更重,我也更加眷恋长城脚下的故乡了。那一日,我约上几位好友,一块登上了白石山、插箭岭。之前我曾去过八达岭、居庸关、山海关等多处长城,然而却与这里的长城不同。那里的长城显得规整、庄重、大气凛然,而这里的长城却独具特色,多了一些野性和霸气。虽然有些残缺破败,但每块石头之间存着一些白色的粘合物,看似脱落,但却极其坚固。历经百年之后,依然彰显着它的骨气。据说这是糯米水加石灰而成的,其坚固程度堪比我们当今的水泥,其技术含量更高,体现着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才华,兆示着先人深刻的哲学思辨,不由不让人叹服。

  千百年屹立于此的长城,你是生命的记录,历史的见证!强悍的北风呼啸着,仿佛倾听着长城的经历。长城是中国伟大的军事建筑,它规模浩大,工程艰巨,气势宏伟,被誉为古代建筑史上的一大奇观。岁月流逝,物是人非,登上长城遗址,不仅能目睹逶迤于群山峻岭之中的长城,还能领略到中华民族创造力的大智大勇。长城的主体,绵延万里的高大城墙,大都建在山岭最高处,沿着山脊的山势勾勒出清晰轮廓,塑造出奔腾跳跃,气势磅礴的飞龙,从而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。在万里长城上分布着上百座雄关、隘口,成千上万座敌台、烽火台,打破了城墙的单调感,使高低起伏的地形更显雄奇险峻,充满巨大的艺术魅力。

  在长城上,我拼命寻觅着古代战场的遗迹,希冀勾勒出一幅幅长城内外的历史画卷。在这长城的历史画卷中,不乏抗击暴君的勇士,抵御外侮的民族英雄。从远古到当今,有多少悲壮激烈的战斗场面。我忽然想到摄影家沙飞当年拍摄的八路军战斗在长城内外的情景,那些照片曾极大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。我望着脚下的土地,当年这里抗日烽火炽燃,无数的革命先烈热血洒遍长城内外。长城是历史的见证。

  我似乎看到小英雄王二小正向我们走来。当年日本鬼子在这一带扫荡时,碰到了正在放羊的王二小,鬼子叫他带路去寻找八路军,王二小机智地将鬼子带入八路军的伏击圈,愤怒的敌人知道上当后,竟用刺刀将王二小摔死在一块大石头上。王二小牺牲时年仅13岁。这块石头见证了日本鬼子侵略中国,残害中国人民的血债。为了纪念王二小,这块石头被命名为“血色石”。

  我似乎听到了黄土岭上的枪炮声。2021-11-29,我八路军杨成武部在这一带与日军展开了激战,狡猾的敌人把指挥部设在老百姓家中。不料我军指挥员明察秋毫,下令用迫击炮对准目标轰击,日军引以为傲的“名将之花”“山地战专家”阿部规秀被击毙,得到了应有的下场。

  长城不可欺,中国人民不可欺!

  我看到一群守护长城的志愿者走过去,不由升腾起一种敬意,他们是长城的护卫者,更是对一段历史的守护。

  抬眼望去,当年这片红色的土地,而今的涞源县城,更是生机勃发。昔日的荒土瓦砾早已被一座座高楼代替,人们快乐幸福,尽享着和平生活的温馨。而今,已听不到当年战场的厮杀呐喊和枪炮的轰鸣,也没有鼓角相闻和旌旗招展,一个个血色的清晨与黄昏早已远去。然而我们不会忘记,不会忘记这长城脚下一段段中华民族抗争的历史,长城的精神已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中,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。

关键词:文苑,长城责任编辑:马书广
百度